电梯安全

400亿浙江资本撤出上海楼市

犹如一场角力。

  一方面,浙江全省上半年新增贷款额高于上年全年增量,另一方面,去年初至今年6月,温州民间借贷利率跌幅近30%。宏观调控政策下,浙江金融机构与民间的资金运转局变。

  存贷双放量

  7月19日下午,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牵头,2006年上半年浙江金融形势分析会在杭州举行。

  各项存款快速增长。会议称。

  截至6月末,浙江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额比去年同期增长21.7%,增速同比提高6个百分点:新增存款2983.8亿元,同比多增1238.9亿元。

  上半年,金融机构本外币储蓄存款新增1165.9亿元,占全部新增存款的39.1%,同比多增381.6亿元。

  同时,银行贷款也在放量。截至6月末,浙江全省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比去年同期增长18.7%,增速同比提高0.4个百分点。比上年末提高4.4个百分点;新增贷款2526.6亿元,高于上年全年增量385.7亿元,同比多增1066.4亿元。

  银行存款增长折射出浙江区域内的资本容量开始扩充。其中,温州是个样本。

  温州银监分局最新的调查测算,截至2006年4月,温州的民间流动性资本达1900亿元左右,其中至少400余亿元常年跨区域流动。资金在去年就开始回流了。该局副局长赵秀乐分析,这基本集中在楼市、煤炭及其下游行业。19日的会议亦称,今年以来,投资性住房需求有效抑制,股市上扬的基础不稳固,对浙江省储蓄的分流力度并不明显。

  湖南德思勤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乐吾透露,由浙江人投资3个亿多元的湖南长沙岳麓现代城项目近期易主,同在河西金星大道边上的一个浙江资本项目也正在寻找买家。而目前,长沙30%的房地产资本份额由浙资占据,湖南浙江商会相关人士透露。

  一波接一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让民资感到巨大的压力,大量热钱开始从房地产、煤炭等领域撤退。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分析,民资回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宏观调控的影响。

  民资式微

  调控政策下,一条看似奇怪的链条正在浙江形成:民间资本回流,银行存款增加,而银行信贷却进一步放量。

  其实并不怪,这是由浙江产业复苏引起的。浙江银监局一位负责信息调查的人士称。

  7月17日分析会上勾出的浙江新增贷款行业分布图明确显示,制造业贷款成为浙江省上半年贷款的主要增长点。1至6月,制造业贷款新增927.8亿元,占全部新增贷款的37%,同比多增333亿元;同时,建筑业贷款增长较快,新增约124亿元,同比多增88亿元。

  然而,本轮宏观调控下的信贷放量有点异样。

  浙江一向属于二元金融市场,存在地上、地下两条脉络:地上属银行等金融机构,地下属民间资本。浙江是民间资本存量最高的区域,民间融资最为活跃,而在这一次,民间资本势微。

  温州区域尤为明显。据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监测,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已从去年年初的12.11下滑到今年6月的8.9,跌幅近30%。

  温州民间借贷活跃程度有所减弱,间接借贷逐步减少。该行统计调查人员预测,温州民间借贷利率未来很可能下滑到破历史低点的8。

  二元置换

  显然,浙江二元金融冷热开始置换一向对民间资本有强烈依赖的融资市场冷了,而银行信贷却热了。

  商业银行放贷意愿增强,贷款力度明显加大。参与19日金融运行分析会的浙江金融界人士分析认为。

  在浙江温州、台州、宁波等地,银行产品已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地区以个人为贷款主体的生产经营性贷款产品层出不穷,农行推出了个人生产经营性贷款,中行推出个人投资经营贷款,工行有微型企业贷款,建行有个人助业贷款。尤其在台州,工行也参与了抢夺营销战,在闹市区挂出横幅招徕中小企业客户。

  甚至,一些银行已着手适当简化贷款流程,或可不经贷款审批委员会审议办理某些业务,以更好地适应小企业贷款短、频、快的特点。

  另一方面,截至目前,仅从上海楼市撤回的资金就有400亿元左右。周德文称。而这部分资金,大多躺进了银行系统,更成为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一场盛宴。

  以温州为例, 5月19日,该市政府召开全市百项千亿工程暨重点建设推进会。凡是可市场运作的项目,温州将积极鼓励民间资金和外资投入,尤其是鼓励民间资金和外资投向重点工程建设;另外,诸如污水处理、道路建设、围垦等,也欢迎民资介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