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儿童医院医生收红包现场被曝光组

来源:电梯商贸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0-20 02:39:02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长征2F火箭总设计师刘竹生(以下简称刘竹生):我国的空间计划在载人航天之后,还有发射空间实验室的计划。在发射空间实验室时,现有的用于“神六”的长征2F运载火箭适应不了大推力的要求,所以必须搞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另外,我国的探月计划分“绕、落、回”三个阶段,由于后两个阶段要登到月球上再回来,同样需要很多的能量作为支撑。25吨的运载火箭可以在低轨道发射空间站,也可以在高轨道为月球探测、其他深空探测服务。

刘竹生:发射绕月卫星会采用长3甲火箭,因为登月的第一步绕月,比较省能量,不需要太大推力的火箭。而“落”和“回”阶段,则必须用新一代大推力的火箭了。

刘竹生:外形与现在的火箭没有太大差别,但是直径会由长2F的3.35米提高到5米,运载能力也将由现在的9.5吨提高到25吨。

刘竹生:过去的火箭用的是单发动机,未来的新一代运载火箭将采用双发动机技术。双发动机分别用不同的推进剂,一种发动机烧液氢液氧,一种烧液氧煤油。现在的火箭用的推进剂是有毒的四氧化二氮。新一代火箭用的推进剂是环保材料——液氢液氧和液氧煤油,液氢液氧产生的化合物只有水,所以它是清洁、环保的能源。液氢液氧推进剂在我国火箭上早已开始应用了,技术上也很成熟;而液氧煤油只在小发动机上使用过,目前国外使用这样的推进剂。

晨报:如果我国能建造25吨的大推力运载火箭,与国际上领先水平是否还有差距?

刘竹生:如果达到25吨,也基本上与国际上的顶级水平相当了。其实别说25吨,就是再往上也能实现。不过,在一段时间之内不会再发展更大推力的火箭,因为火箭的发展是为了满足卫星和航天器的发展,而卫星也不能无止境地“变大”。但是,如果不研制大推力的火箭,稍微大一些的卫星你就打不了,相当于自动从这个发射市场退出了。

刘竹生:是的,比如液氢液氧和液氧煤油都要装在低温储箱里,低温储箱需要保温,但不能做得很厚。现在有一种方案是使用复合材料,外边用碳纤维,里边用很薄的金属层,现在小的能做出来,但是要做直径5米的储箱,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刘竹生:现在方案设计基本已经完成,在技术上不存在什么问题,就等国家立项之后,进行初步设计、地面大型实验等。目前,图像测量功能还需要改进,现阶段图像测量的主要功能是为拍摄火箭分离的图像,下一步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还要增加使用范围,除了对火箭分离图像进行监控外,还对一些温度场进行测量。

刘竹生:当然可以为国外商用卫星提供发射服务,其实现在所有的火箭都可以提供发射服务。我们过去光是火箭比较强,卫星寿命达不到那么高,就只能发射别人的卫星,现在我们打算采取捆绑的方式,你来买我的卫星,我用我的火箭给你发射上去。

从“神八”开始,“神九”、“神十”都很快,一个多月都算长的,一个目标上去了,需要马上发射下一个上去进行对接,所以会非常快地连续发射。

晨报:“神七”是否会用这种大推力火箭送上去?“神七”会有几个航天员?

刘竹生:按现在的计划,两年之后发射“神七”,还用不上大推力运载火箭,依旧会使用长征2F火箭。“神七”计划上3个人,因为有人出舱活动时,必须要有3个人协同完成。

刘竹生:从“神八”开始,就发射无人的目标飞行器了,也就是空间实验室,不搭载航天员,只是送到天上完成实验室的对接。“神八”是有好多接口的小的空间实验室,包括“神八”在内,现在搞的空间实验室都是为未来的空间站做准备的,我们要考察到底人上去以后长期工作、生活行不行,到底上面会遇到些什么问题,这些都需要摸索,因为有好多你根本想不到的问题会发生。

刘竹生:其实“神八”、“神九”都是上去探探路,看对接技术是否成熟,到了“神十”才重新带航天员上去进行空间实验室的工作。

晨报:“神八”、“神九”、“神十”的发射时间间隔是否也需要两年时间?

刘竹生:要不了那么久!从“神八”开始,“神九”、“神十”都很快,一个多月都算长的,因为一个目标上去了,需要马上发射下一个上去进行对接,所以会非常快地连续发射。

“一旦国家立项发展大推力火箭,我们能在6年半之内完成制造。”昨天,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吴燕生院长透露了我国大推力运载火箭的研究情况。他说,这将使我国运载火箭的最大运载能力从现在的9.5吨提高到25吨。

他说,运载火箭是太空探索的基础系统。“可以说,火箭的运载能力有多大,太空探索的舞台就有多大。”

目前,我国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是承担了“神六”发射任务的长征二F,它的近地轨道运载能力达到了9.5吨,而世界上运载火箭的近轨运载能力最大已达25吨。

“在大推力运载火箭上,我国与世界最先进水平有6年时间的差距。”吴燕生说,目前我国已在大推力运载火箭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并且进入了型号研究阶段,国家立项后便能在6年半之内完成第一次试射。这也意味着,我国大推力运载火箭与世界水平的差距正在缩小。

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神舟6号副总设计师杨宏在做主题演讲时介绍,2004年,中央批准了载人航天第二阶段正式启动,目前,我国正在进行载人航天工程的第二阶段的第二期工程。

该工程将重点突破两大技术,一是完成航天员出舱,进行太空行走,要为之设计适应舱外活动的舱外航天服,第二项技术是完成两个太空飞船在太空中交互对接,其中航天员出舱行走是“神七”时的计划。

杨宏说,这两项技术完成后,将进一步建立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实验室,继而建立永久性的空间站。

1985年以来,中国先后与美国、意大利、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瑞典、阿根廷、巴西、俄罗斯、乌克兰、智利等十多个国家签订了政府间、政府部门间空间科学技术及应用合作协定、议定书或备忘录,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双边合作的形式多种多样,从制定互利的空间计划、互派专家学者、组织研讨会,到共同研制卫星或卫星部件、进行卫星搭载服务、提供商业发射服务等等。

自1985年中国政府宣布“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投放国际市场,承揽国际卫星发射服务业务以来,至2000年10月,先后为巴基斯坦、澳大利亚、瑞典、美国、菲律宾、巴西等国家及中国用户成功地发射了28颗国外制造的卫星。“长征”系列运载火箭进入国际卫星发射服务市场,是对国际商业卫星发射服务的有益补充,也为用户提供了新的选择。本版撰文晨报记者王大鹏

据11月1日英国《卫报》报道,10月31日一大早,意大利热那亚市一名80岁老妇跌跌撞撞地冲进银行,挥舞着菜刀企图抢劫。但还未吓坏银行职员,老妇反而被银行管理人的警告语气吓呆了,随后警方将她逮捕。

据报道,这个未被透露姓名的8旬老妇走进一家位于城市偏远地区的银行,向银行职员要求贷款2000至3000欧元。遭到拒绝后,老人立刻恶狠狠地说:“你没有钱借给我?那么,将所有的钱全部给我。”话音刚落,这个年迈的老妇便哆嗦着从手提包中掏出一把菜刀,并挥舞着这把生锈的菜刀,威胁银行职员将所有现金全部交出来。

看到老妇一系列笨拙而又迟钝的动作后,所有银行职员和顾客都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看到银行职员竟然未被吓住,老妇立刻紧张地浑身哆嗦起来,气呼呼地挥着菜刀大喊,要求他们停止大笑,交出现金。

银行经理得知情况后,笑着说要报警。听到要报警后,老人立刻崩溃,神色慌张地呆站在原地。结果警方轻易地将这个年迈的“抢劫犯”逮捕。据调查,该老妇数年前失去了丈夫。由于物价的不断提高,她领取丈夫的抚恤金已经很难维持生活,所以出此下策。

年仅20岁的湖南打工女子贺银丽万万没有想到,与男友分手的代价,竟会是自己的两只手。

10月30日傍晚,天河程介村的一间出租屋里,发狂的男友用菜刀将她的左右手齐腕斩下并藏起来后逃离现场。断手事后被医生找到,虽然已做了缝接手术,但贺银丽双手的功能复原几乎无望。

贺银丽来自湖南衡阳,今年20岁,年初来到广州,在员村二横路某大型超市一家数码摄影店工作。

躺在中山三院住院部骨科的病床上,神情委顿的贺银丽的双手缠着厚厚的白纱布,流着泪说完刚刚经历的这场噩梦。

男友成建华是陕西人,比她大一岁,买了一部摩托车在附近做搭客生意。两人经人介绍相识,至今还不到三个月。成建华对她很体贴。一个多月前,贺银丽搬到成建华及成母在程介村住的出租屋,开始了同居生活。

然而,一切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贺银丽说,事发前几天,成建华怀疑她在外面有男人。“事实上我没有。”

贺银丽说,与男友的第一次剧烈冲突出现在10月29日晚。当时,两人发生口角后,成建华将她推倒在沙发上,她想大喊,可嘴巴却被紧紧捂住,“当时我就下定决心离开”。

10月30日傍晚6时多,贺银丽向单位请了假,回男友的出租屋收拾东西,打算就此搬到单位的宿舍。

突然间,男友脸色铁青,将她一把推倒在沙发上。她还没回过神来,男友已经迅速转身走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一脸凶像地走来,“我以为他是吓唬我的,根本没料到他会真的拿刀砍我”。

挨了第一刀时,贺银丽说自己甚至没感觉到刹那间的巨痛,右手手掌已经齐腕而断。她想大声哭喊,男友却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喊,我就把你的头砍掉。”

砍红了眼的成建华没有因为贺银丽的哀求而停止,“他抓起了我的左手,猛地按在沙发上,右手挥起菜刀接连砍了三四下”,贺银丽的左手也硬生生从身体分离出去了。

贺银丽说,成母当时也在场,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坏了,赶忙上来力阻儿子,混乱中肩部中了一刀。贺银丽昏死了过去。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凌晨,成建华及成母不知道去向。贺银丽艰难站起身,用牙齿开了房门呼救。住在隔壁楼的房东闻讯后立刻报了警。

广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的救护车于10月31日凌晨3时14分赶到现场。医生搜遍了全屋,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只断手,另一只断手则被藏在一个鞋盒里。

伤势过重的贺银丽被送到了中山三院紧急救治。此时已是10月31日凌晨4时多,距离她双手被砍断已经超过10个小时。此外,她的左手手臂还有多处刀伤,神经和肌腱均被砍断。两组共六名医生做了12个小时手术后,贺银丽的两只断手被重新接回原位。

中山三院骨科副教授戎利民向记者介绍说,贺银丽是在双手被砍十个小时后才送院的,其间还发生昏迷,在这样的情况下仍能存活,已经十分难得。手术进展顺利,但其手功能的恢复几乎无望,想要恢复到正常水平更是不可能。

当记者问贺银丽行凶者如果被抓到,她最希望的结局是什么时,贺银丽流着眼泪沉默了一会说,“我只希望他(男友)还有良心,能照顾我的爸爸妈妈,他们都是农村人,没什么钱”。

看着泪流不止的女儿,刚从湖南老家赶来的父亲贺初春眼圈通红。贺初春早年在家乡开拖拉机,后来与有精神障碍的妻子种田为生,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惨事,他还不曾离开过农村。贺初春有两个孩子,贺银丽是小女儿,因家庭经济原因,读完中专后出外打工,挣的钱除补贴家里,还要供正念大学的哥哥。

据悉,砍人凶手现仍在逃,警方正在全力追捕。(采写:本报记者陈捷生实习生黄春燕)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事发的程介村上社大街五巷某出租屋,发现这里大门紧锁。周边的群众均表示事发时间是傍晚时分,恰逢停电,很多人不在屋中,并未听到贺银丽的呼救,“两人吵过好几架,经常三更半夜吵得邻居睡不着觉。”

据知情者介绍,成建华沉默寡言。血案发生后次日凌晨,住在隔壁楼的房东听到凄厉的叫声走下楼,见贺银丽颤抖着站在巷子里,双手软软垂着,手腕下面空荡荡,两只手掌不见了踪影。见到房东,她一下跪倒在地,哀哭求救。

清末崛起于无锡荣巷,民国时名震上海滩,重生在新中国,荣氏家族的命运折射了三个世纪以来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历程,但日常生活中,这个显赫家族的主人们却十分的平易近人

在荣毅仁的父亲荣德生与伯父荣宗敬在江苏无锡开始他们的事业之前,荣家已经在无锡居住了200年。明朝正统初年,被荣氏家族尊称为“始迁祖”的荣清带领全族人从当时的南京迁居到无锡,并向政府领取无锡西部惠山南麓的一块荒地以建设家园。这一带逐渐形成合称荣巷的上荣、中荣、下荣三个自然村落。

荣家也曾经过着贫苦的日子。77岁的荣勉韧说,荣德生的二十五世祖荣庭芳是一个遗腹子,他的父亲荣晋玉死后,还怀着他的母亲就抱着大儿子荣子芳靠纺纱织布维持生活,家境很差。康熙年间清政府开放海禁,两兄弟做起“撑沙船”的生意。沙船是一种平底船,不容易在沙洲上搁浅;撑沙船是一件很艰苦的工作,无锡俗语说,“世上三件苦差事,撑船打铁磨豆腐”。不过两兄弟靠它一年能赚二三十两银子。“再带些私货,家底就厚起来了”,荣勉韧说。

自称乐农的荣德生在他的回忆录《乐农自订行年纪事》中说,“在余家旧宅后,由二十五世祖庭芳公改建楼屋,武初公即分得,宏山公至锡畴公,传至先父熙泰公,乃时只分得中造旧屋二间,与祖母袁氏务农经商。”

荣勉韧是一位研究地方史的学者。荣毅仁为他编写的《梁溪荣氏世系散编首编》提供过资料,比如把孙子和孙女的名字告诉他。

荣勉韧仍然在荣巷老街上居住。和他一样没有离开荣巷的荣家人还有很多,不过他们大多与荣毅仁家族分别属于不同的荣氏分支。在下荣的春益、春沂、春珊、春泗四支里,荣毅仁家族属于春沂支,荣勉韧属于春珊支。在宗谱里,他的名字叫本渊,与荣毅仁同辈。

荣巷在民国初年建镇,后来变成无锡的一处街道社区。除了一条长约380米的老街与150多组近代建筑群之外,荣巷和任何一个城市的城乡接合部没什么不同。该扩建的道路在扩建,该拆迁的房子在拆迁。

荣巷近代建筑群是文物保护单位,不过这没有给居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冲突。介绍的碑文写着,“其建筑内涵涉及到近代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的诸多领域,折射出了这段历史的发展过程”。老街两旁有彩云布店、小高理发铺之类的店铺,甚至还有一家箍木桶店,这些传统行业的保留印证了上面的说法。荣德生的老宅子并不在老街上。它现在是某部队的驻地,一般人不得入内。

陈荣良一直把荣德生叫作“外公”。实际上,他真正的外公是荣德生的族兄。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外祖母和母亲就成了两个寡妇。在外祖母弥留之际,荣德生去探望她,他问“嫂子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外祖母用手点点一旁的女儿和外孙。荣德生说,嫂子放心好了,他们由我来养。

在陈荣良的外祖母去世之后,荣德生就让陈荣良的母亲做了他妻子的“梳头娘姨”,并一直承担母子俩的生活费和陈荣良的学费。那时,陈荣良才8岁。今年,他81岁,他那106岁的母亲荣国英在今年初去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eto.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