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少女遭强奸后产下女婴从六楼抛下致其死亡

来源:电梯商贸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4-26 23:02:40

在第二个缓冲台上,站着第三组捕鱼者,这里的水深同第一缓冲台一样。聚集人群多为妇女、儿童,在仅有的一个1米宽的排水口处聚集了28人,几乎人手一网。

虽然前面已经有那么多人在捞鱼,但仍然有漏网之鱼,所以在离第二缓冲台五六米的地方仍然有二十多名捕鱼者组成第四组。这里面有不少带着孩子来捕鱼的家长,大人忙着捕鱼,孩子们就三五成群地在水中游泳。

上庄水库共有十八个闸口,16时左右,负责该处的海淀区水务局河道管理二所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开始关闸,见水闸将被关闭,不少水性好的人开始抓住最后的机会逆流而上站在闸口网鱼。

16时30分左右,其他闸口已经关好,惟有第九个闸门出现问题无法回落。鱼顺着湍急的河水涌出闸口,有时甚至飞出水面。水性好的捕鱼者冒险挤在这个出口的两侧抄鱼。每当鱼儿跃出水面,闸口的三十多人便大喊着,几十只抄子全捞往一个方向。

近17时,闸门终于被修好。在关闸的工作人员中,这些鱼的主人王先生也在其中,对于到底损失了多少鱼,他闭口不答。在最后一道闸被关闭的时候,他才舒了口气,并马上离开了现场。

捞鱼大军中下至十岁左右的孩子,上至五六十岁的老人,以当地的民众居多,也有部分过路的游客。所捞多为白鲢也有少数的花鲢、鲤鱼和草鱼,重量在一斤左右。

“10元钱4条……”17时闸门关闭后,不少捕鱼者干脆坐地摆摊,价钱在10元钱3条至6条不等。

管理该水库的海淀水务局河道管理二所防汛主管郑先生说,由于前日大雨,水库的水位涨到4米,很有可能殃及上游居民,“我们凌晨1时45分开闸放水,准备将水位降到正常的3.6米,游出去的鱼是一家旅游公司人工饲养的鱼。”郑先生说,每年防汛时期水库泄洪都会顺水放些鱼出去,泄洪前已经通知了该旅游公司,为了防止忙于捞鱼的群众发生意外,管理所的工作人员用高音喇叭警示人们退到岸上的安全地带,“每年泄洪都有人来水库捞鱼。如果水库水位不再上涨,就不打算再放水了。”

在捕鱼现场,一名男子身穿齐胸的黑色胶皮连体裤,满身电线,身后背一电瓶,身前背一变压包,一手拿抄子一手拿根中间通有电线的竹竿,在水里电鱼,竹竿所到之处的水面都会发出“吱吱”声。为防止电到人,他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所以捕鱼数量不多。

昨天,离闸口不远处的渔具店也火了一把。从上午到下午3时多,10块钱的小抄子卖出了100个。“现在这种小抄子已经断货了,另外还有20元至50元不等的大小抄子以及150元的撒网都非常紧俏。”工作人员说。

上周六,为即将推出的权证品种,沪深交易所进行了测试交易。有意思的是,上证指数大涨44点,仿佛牛市再现。

据悉,在周六的交易测试中,沪指以1058点跳空开盘,仅早市一小时,便大涨44点,最高冲至1090点,将60日均线踩在脚下。其中,沪市涨停板个股达70多家,深市也有近30家冲上涨停,而跌停个股沪市为13家,深市不过3家。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新上市的580001、580002、580998、580999四家权证品种涨幅惊人,分别高达58.91%、4313%、238.8%和14292%。根据规定,模拟测试后数据已被清零,对今天的正常交易并无任何影响。

本报讯情侣小王、小朱住在福州杨桥西路长春花园18号楼103室,昨日,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房间的一角“长”了一只神秘的“鬼眼”———探头,可以窥见屋里的一举一动。103室这个套房内还有另一个租户,探头设在小朱房间的空调孔里,探头的电源接在另一个租户房里,而探头数据线的另一头,则是连接数码摄影机的集成插头。

住隔壁的林姓男子对于偷拍一事则干脆装傻,不论问什么都说“不知道”,小王、小朱也没有找到关键的录像带,这对情侣表示,他们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行为是否已被窥视,而是他们的行为是否已成为录像,是否可能不幸地被上传到互联网上。

这对情侣告诉记者,今年6月中旬,小朱就隐隐约约发现有人从窗户里窥视他俩的生活,她让男友将靠近阳台的那扇窗子锁死,还在窗子上贴上了纸皮,本以为这样就安全了,没想到这次竟遭偷窥。

从房东那里得到的消息是,小王小朱入住该屋仅仅三个月,而他们的邻居林某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年,安装偷拍装置的林某是一个家电维修者,他的屋里摆满了各种视频类家电,包括电脑监视器、数码摄像机。

18号楼的房屋结构也给林某安装工作带来便利:他住的屋子连着阳台,而阳台延伸到另一个房间的窗台边,因此,林某可以在自己的空间里轻松地搞定摄像头的安装。

记者看到,摄像头连着的电源线和数据线被很好地隐藏着,数据插头则藏在阳台上的一个简易柜子里,只要将摄像机放进柜子并连上插头,就可以轻松地拍摄了。

警察在这里拆除该装置时,记者还发现,林某的书架上摆满了关于视频设备维修、计算机及网络方面的图书,此外,书架上一堆色情光碟中,有一张不算色情片的光碟很显眼,名叫《偷窥无罪》。

小朱表示,这次发现探头,却没有找到录像带,实实在在是一个可怕的“定时炸弹”:对方熟悉计算机方面的知识,而且有那么多的设备,制作视频剪辑并上传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警方将做装置的林姓男子带到派出所里询问,但该男子则表示他“不知道探头是怎么回事”,也否认有什么录像,他将难题留给了小王和小朱:只要找不到偷拍的证据,他就有可能握着这对情侣的隐私录像。

元一律师事务所律师佘雷向记者解释了小王和小朱面对的难局。佘律师说,这是一桩隐私侵权案,要认定侵权成立,需要有4个特征:侵权人存在主观故意、侵权事实存在、侵权造成了损失,以及侵权行为和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从目前的情况看,小王和小朱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佘律师同时表示,如果这对情侣的隐私被传播出去,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传播出去,就可以认定林某侵犯了隐私权,小王小朱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讨回公道。

但这正是这对情侣最担心的,他们担心有一盘让他们难堪的录像带,担心他们在互联网上“走光”之后,才可去讨公道,因为他们不相信,隔壁那个成天窝在屋里摆弄视频设备的男子届时有能力赔偿他们的损失。

本报讯(记者宛霞)今后私人和外资可以合资建立铁路客运公司,被垄断了几十年的铁路将真正进入市场。记者从铁道部了解到,投资回报的具体形式将在日后通过合同确定。

根据铁道部出台的《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参与铁路建设经营的实施意见》,我国铁路将按照平等准入、公平待遇原则,凡是允许外资进入的铁路建设、运输经营及运输装备制造领域,也允许国内非公有资本进入,并适当放宽限制条件。

在铁路建设方面,鼓励非公有资本以投资参股、项目融资以及合作、联营等方式,参与铁路干线、铁路支线、地方铁路及其桥梁、隧道、轮渡设施的建设和既有线改造。

在铁路货运领域,允许非公有资本以合资、合作、联营及投资参股等方式参与铁路货物运输经营;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允许设立非公有资本控股或独资的铁路货运企业。在铁路客运领域,允许非公有资本以合资、合作、联营及投资参股等方式,参与铁路旅客运输经营。其中,合资组建铁路客运公司,需由国有资本控股。此外,允许非公有制企业以包租的方式,经营铁路旅客列车行李车、行包专列、行邮专列。

在铁路运输装备制造领域,鼓励非公有资本投资参与铁路机车车辆及主要部件设计与制造,非公有资本进入铁路运输装备制造领域,可以采取合资、独资、合作、联营等多种方式,没有股权比例限制。

根据铁道部规划,到2020年,中国铁路营运里程将增至10万公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线路向200公里及以上的设计时速迈进。

有专家指出,要实现目标,未来15年中国铁路建设将需要投入资金达2万亿元,即平均每年需投资1300亿元左右,而目前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

新华网吉林频道7月22日电(武成智)吉林长白山最近发现不明飞行物(UFO),我还幸运地拍摄下照片。与天池怪兽一样,UFO的踪迹和百年前的地方志史料中就有多次记载,除了我多次看到之外,近些年来还有多次、多个目击者。UFO给神奇、神圣的长白山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在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消息推动下,7月22日沪深股市突然放量大涨,两市A、B股上涨只数超过94%。普涨行情再度把上证指数从濒临千点的关口拉了回来。

但少人注意的是,早在22日普涨发动之前,一批流通市值位居A股市场前列的指标股却早已悄然提前启动、放量上扬。统计显示,从6月3日至7月21日,A股市场流通市值排名前22位的股票中有七成涨幅明显超过沪深综指。

尽管自6月份以来,上证指数一直在千点上下徘徊。但是,一批大市值股票却早早走出了股价探底回升、成交持续放大的上涨态势。无论是上海机场、长江电力,还是招商银行、国电电力,都几乎一模一样地走出了探底--放量--走高的技术图型,这样的表现在哀鸿一片的市场中显得非常突出。

自6月3日上证指数收盘爆出8年最低1013点开始,至7月21日沪市一个半月内第三度逼近千点,上证指数屡屡上冲无力、作势向下。

但大市值股票在6月初探出新低后,就摆出拒绝向下的姿态。以中国石化、长江电力等为首的指标股群在不断放大的成交量支持下,步步向上。从6月3日至7月21日普涨行情发动前夜,排名流通市值前22位的指标股中,有19只涨幅超过两市综指。其中,国电电力等6只股票累计涨幅超过20%,上港集箱等8只股票累计涨幅在10%至20%之间。中国石化的涨幅为9.04%。这些股票占了指标股群近7成。而在同期近1400只A股股票中,能有这样表现的十不过其一。

大市值股探底、回升的时机也明显早于市场。打开这些股票的日K线图可以发现。其中的大多数在6月3日或更早些时候即探出本轮行情的底部,相比市场指数要早一到两天。

这批股票另一个特征就是,换手率在此期间明显放大。从6月3日至今的一个半月时间里,这批股票的换手率大都在30%至40%之间,约为此前一段时间月成交量的4倍左右。中国石化的换手率格外突出,达到59%。

尤其在6月8日大盘见顶回落后,这批大市值股票大都拒绝回调,成交量也随之放大,显示出相对强势特征。一些场内机构认为,股价的强势表现伴随着成交量的放大,意味着资金的持续注入,尽管资金性质和来路不明,但是有部分新资金提前介入此类股票的可能性很大。

是哪些资金在介入这些股票呢?游资、护盘资金、新生的机构资金,抑或是存量机构继续抱团取暖?

不可否认,大市值股票走高以后,客观上形成的护盘效果确实非常明显。最为典型的如中国石化,自6月3日以来,累计上涨了15.36%,直接拔高了上证指数23个点数。在大市值股票中,贡献最大的5只股票总共提升了上证指数49点,如扣除这些股票的贡献,上证指数的千点金身恐怕早已破掉了。

但如果说,大市值股票的走势就是护盘资金所为,又有很多地方难以自圆其说。大市值股是一个相当数量的群体,点多面广,特征各异,以此群体为护盘对象,护盘资金人手再多,也有力所不及。

另外,大市值股票的表现并不划一,且强弱表现也并非单与其市值挂钩,倒是处处体现价值投资和国际化估值的取向。深市的中集集团、沪市的华电国际是对深成指和沪综指影响较大的个股,但是,这两只个股在统计期内表现均不理想,股价都是下跌。以护盘思维来说,断然没有弃中集集团而去拔高五粮液的道理。

一些机构投资者认为,这些资金更多的可能还是考虑了如今的市场投资环境和利率环境,在股票自身价值凸现后主动流入的。在资金来源上可能也较为复杂,但是投资取向和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在资金利率持续下跌(而且可能进一步下跌)、升值前景明朗的大背景下,逐步介入到股市中来,其投资对象也直指一些未来发展前景明确、具备绝对投资价值的个股。这些资金能否改变股市的长线走势尚不得知,但无疑会加剧市场的结构分化。

此前,阿丽和她的父亲到报社反映情况时,曾经提供了一张光碟,里面是她在被迫的情况下表演的淫秽内容。7月15日,记者前往平顶山对该事件进行调查。据悉,这些光碟分别被命名为“妙龄争艳”、“台大女学生奇遭案”等。记者走访了平顶山市5个大型音响店。一些受访者表示,这些光碟年前的时候在平顶山以卖或租的形式在市场上流通过,销售得很不错,其中一家就销售过100多张这样的光碟。对于现在市场上是否还存在这些光碟,他们表示,由于这类光碟更新很快,现在市场上已很难买到。其中一部分音响店经营者说,他们的这些碟子有不少是从郑州批发来的。

从阿丽提供的这张光碟上,记者注意到,清晰的图像和阿丽身体上的多处黑痔相吻合。据阿丽回忆,当时她被拍摄后发现自己被戴上了假发,并被施以“浓妆艳抹”。当记者提出为什么能够确认光碟上的图像为自己时,阿丽说,自己对诱使的“文字对白”尚有深刻记忆。

当晚9时,记者对“一帆”进行了暗访,并未发现该店有违规之处。次日晚上,记者再次前往“一帆”进行调查,当时店内已经没有了顾客。记者表明身份后,要求对张建华进行采访。在该店工作人员通报后,张在一个半小时后姗姗而至。

张在接受采访时承认,阿丽曾多次住在自己家中,并说自己对阿丽很关照,但对阿丽对自己的指控全盘否认,并手指窗外说:“如果我要是对阿丽拍摄了黄色淫秽光碟,就让汽车撞死。”

记者要求张建华在次日上午9时和阿丽当面对质,张表示同意。次日,阿丽来到记者所住的宾馆。随后,张在电话里表示,她在“一帆”发型创作室,生意很忙,没有时间见面。张随后又补充说:“我没有必要和阿丽当面对证。”

记者赶往“一帆”,但在店内却没有发现张的踪迹。工作人员告知:“张老板有事在外。”

记者再次拨通张的电话,她说:“你如果有事情就到店里来。”记者询问张现在何处。“我在店里呀,生意忙啊”。

“我就在你店内,怎么没有见到你?”张无语,但马上说:“我现在在外面办事情,稍候片刻。”但记者等了3个多小时,张建华一直没露面。

直到下午3时许,记者才终于见到了张建华。对于记者提出让她与阿丽见面,张挥舞着双手,厉声怒斥:“我昨天什么都没有答应你,你什么问题都不要问我。”随后,张便把记者晾在了一边。

17日,是本报调查的最后一天,由于黄林也被拍摄了淫秽光碟,记者和阿丽等人驱车前往叶县任店镇的黄家求证,但当场遭到了黄的否认。记者观察到,黄在回答问题时,神色忧郁。当阿丽指出曾看到过她的碟子时,黄林双眼闪动着泪光。据了解,黄离开“一帆”之后便迅速结婚。据阿丽说,此前,她和男友李中良曾向黄提起过此事,黄当时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想再提及了。”

截至记者发稿时,老贾透露,他已经从平顶山市公安局湛河分局获悉,目前刑警队对该案高度重视,老贾援引一位民警的话告知记者:“公安局目前对该案的调查已经到了实质性阶段。”

读了这篇报道,善良和正义的读者应该能够感受到,生理和心理都受到极大伤害的阿丽,遭受了何等非人的折磨,她目前的境遇又是何等的困窘;我们的记者又是怎样凭借记者的良知和职业道德,冒着巨大的风险深入实地采访,取得第一手资料的。

在对阿丽的遭遇表示深切同情、对记者表示崇高敬意的同时,我们衷心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查清事实真相,还阿丽一个公道。也希望阿丽尽快走出心理阴影,重新燃起生活的信心,走向新的生活。

阿丽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女孩儿,阿丽需要同情,更需要帮助。作为富有同情心的广大读者,我们能为她做些什么?我们诚请大家共同来出主意想办法。

读者朋友,如果您能提供援助或有帮助阿丽摆脱困境的建议,敬请您致电本报热线0371—65381111。

从对未来充满憧憬的19岁高中少女阿丽,无奈辍学后进入平顶山市“一帆”发型创作室打工,惨遭该店老板“卖身”,前后多达10次被拍摄成黄色光碟,以或明或暗的渠道在市场上出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eto.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