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驻联合国大使称印巴合法获得核武

来源:电梯商贸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5-16 23:40:50

体育讯上升需要动力,下降只需要重力,即便是对于有能力飞得更高的火箭也不例外。

火箭队输给黄蜂之后,本赛季已经第三次遭遇5连败。几位记者朋友已经开始把话题转到了姚明穿西服帅不帅的话题上了,这完全是一种不正常的信号。就好像是姚明打的好,提到他的宝马车虽说有些庸俗却还可以给人一种花絮的感觉。反之,像目前这种现状除非姚明是时装模特,否则就算他有潘安宋玉之貌,也不如赢球后被人破了相并被冠以“疤脸煞星”更能使人觉得痛快。

麦克格雷迪加盟火箭伊始,人们就给以姚麦无限的期望,认为他们将是下一个OK组合,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人再说这个话题了,毕竟想反驳事实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伤病不断的确是本赛季火箭队的头号问题,可这远远不足以解释火箭队坠落如此之快的惨状。

姚麦本身,角色球员,教练以及环境,无一不是束缚火箭队飞得更高的沉重枷锁。

麦克格雷迪他是谁?他可知亿万球迷每天为他争论多少回?他的微笑那么神秘并且使人有些瞌睡,为了姚明他也曾跨越千山和万水。他有能力35秒把一切都摧毁,可最终总是给人们带来失望的泪水...

无可否认,麦蒂是个天才。他拥有成为王者的一切条件,除了决心。本赛季26岁的麦蒂说出“觉得自己已经老了”之后的话后,人们简直是莫名其妙无言以对。单纯从财富角度来说,26岁的麦蒂已经有资格选择退休。可是从荣誉的角度,他仍然是一无所有,他是NBA历史上唯一一位拥有得分王头衔却没有赢得过季后赛系列的球员。失去了姚明的支持之后,人们看到过麦蒂0.1秒的绝杀以及PK小皇帝的当仁不让,可更多的时候人们看到的仍然是萦绕在他身上魔术队的阴影。

麦克格雷迪发挥不稳定的另一因素在于他投篮的习惯—麦蒂的投篮出手仰角过小,从几何学的角度来看,这种低平投球的命中率偏低。一旦失去了手感,麦蒂随时会变成一名普通球星。

从这两个赛季对麦蒂的了解来看,想要让他发挥出最大潜能的途径在于球队连战连胜,队友的及时支持,自我信心膨胀加上健康的身体。

虽然姚明仍然占据全明星票王的交椅,可人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当然成为票王本身是件好事,库班也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号召小牛球迷反复给诺维茨基和纳什投票以便使自己的球员获得首发位置。问题在于姚明的表现离球迷们的期望还相差较远。

姚明作为目前NBA中唯一的一名中国球员,永远是中国球迷关注的焦点,和成龙李小龙一样—能打,是华人的骄傲。从个人能力来说,姚已经具备了和邓肯,加内特以至奥尼尔单独抗衡的实力,好的方面毋庸多说,这里只说问题。

没有麦蒂,姚明无法使球队获胜,还获得了几个负面的称号。这当然不是姚明一个人的错。可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姚明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缺少舍我其谁的气魄。基德是领袖,卡特也是领袖,姚明应该把自己摆在尽量接近麦蒂的位置,并关键要表现出来。姚明的投篮命中率在全队是最高的,就凭这一点如果有谁(除去麦蒂)不及时给自己传球,姚明就有资格发言,即便不是当众向队友发难,也可以和麦蒂及教练及时沟通以达成共识。当看到队友频频10投1中8投1中还锲而不舍时,沉默对于姚明来说就是懦弱—“我站在这儿可不是为你抢篮板的”,这可以成为姚明的口头禅。

姚明说到隋隋和苗苗时说她们不应该为自己的失误而像所有的队友道歉,姚明自己也有同样的问题,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姚明经常投篮不中后表情懊恼,这完全没有必要,连赫德这样的新秀10投0中时都能做到面无表情扬长而去,作为顶级球员的姚明有什么理由去不断自责呢?

如果姚明不能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解决这个气质问题,将最终成为像克里斯-韦伯一样高不成低不就的球员。

NBA中的绝大多数球队都有自己的核心球员,教练围绕球星制定战术并想办法把球尽量交给球星来处理,其余球员担任掩护或是在核心球员遭受夹击时能够快速游走到空位随时准备担任预备队。

火箭队几个位置的角色球员单纯就能力来说,笔者觉得其实并不是很差,大前锋霍华德有经验有稳定的中投,虽说有些软,还有斯威夫特能顶上,控球后卫如果苏拉能及时复出,苏拉能突破有拼劲能抢篮板,阿尔斯通有技术,赫德有远投。三人轮换出场虽说不能和纳什基德这样的顶级后卫相提并论,也不应该差的太远。

火箭队位置上的最大软肋在于得分后卫,或者如果麦蒂担任得分后卫时,那小前锋就是火箭队最大的弱点。安德森韦斯利都不行,不行不是在于他们的技术,而是在于他们的身高。这个位置上的球员就一般角色球员来说如果没有2米以上的身高就很难发挥出作用,就价格性能比来说,笔者觉得小牛双丑—乔什-霍华德和丹尼尔斯是这个位置上最合适的人选。其实这样的球员在转会市场上甚至选秀大会上时有出现,瞅准机会引进一个应该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即便这样,火箭队也完全有能力靠姚明和麦克格雷迪来弥补这一位置上的不足,毕竟像活塞队一样在每个位置上都没有纰漏的球队太难凑齐了。

火箭队的最大问题就在于角色球员与姚麦两位核心球员的关系问题上。NBA中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不看年龄或资历,是看实力。特别注意过帕克对科比,斯诺对勒布朗-詹姆斯,戴文-哈里斯对诺维茨基在场上的态度,就是一个词—obey(服从)。前者绝对不会去抢后者的风头,总是尽力为后者创造机会,后者主动要球时,前者绝对立即把球传出。

罗德曼说过,“就算乔丹整个晚上只得到5分,我仍然会把球交给他。”光看鲍文的投篮姿势你就会猜出个结果,猜不出的只是球会崩向哪边。姚明在篮下站好位置时,最愿意给他传球的人却是麦克格雷迪。不说姚明,就是麦蒂也往往是在比赛的最后时刻才让队友想起。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包括姚明麦蒂的性格,队友的个性,对篮球的领悟,本土球员的排外和逆反心理,走马灯一样的球员更迭,教练的权威,管理层的决断能力,以及甚至场上裁判员的执法尺度等等。想真正解决,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对黄蜂队比赛的最后时刻,范甘迪在场边急的恨不得冲进场上把球抢下来。曾经豪情万丈,范甘迪如今却是空空的行囊。赛后的记者会,范甘迪就像是刚刚睡醒,耷拉着眼睛没有一点精神,的确,现在的每场比赛对这位大眼袋教练都是一场恶梦。参加记者会的有一半是报道姚明的华人记者,许多当地记者虽说来到了丰田中心,关注的却是同时进行的美式橄榄球丹佛野马和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赛区淘汰赛。作为在中国知名度最高受支持和关注程度最高的美国体育球会,火箭队已经在当地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不争气的坏小孩。

TNT电视台的肯尼-史密斯说,其实火箭队根本就不是一只防守球队,他们只是通过磨时间,尽量耗完24秒以减少对方的控球次数。换一种更直接的说法就是范甘迪以防守著称,这不过是一个谎言,火箭队的防守其实很烂。

前几天看NBATV播放了一场1988年有纽约尼克斯队参加的季后赛,看到了当年的范甘迪,尤因,马克-杰克逊和查尔斯-奥克利。这些人竟然都和现在的火箭队有所牵连。如果让范甘迪取代布什来担任美国总统,至少大多数老年人是会赞同的,当然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些老人都曾经住在纽约。

姚麦是如此的年轻,而火箭队如此频繁的走马换将,目前全队的平均年龄几乎还是30只球队中最大的,频繁换将的最大害处就在于球员没有归属感,球员就好像战士,如果不知道为谁而战,迎接他们的就只有失败。火箭队目前只在主场获胜3次,是客队最愿意来的地方。

看范甘迪在场边指挥,使人想起了前阿根廷国家队的主教练贝尔萨。两位教练都习惯于在场边不停的走动并时刻流露出焦躁不安的神情,这样的执教方式能使场上的球员专心比赛吗?

可换个角度来说,范甘迪对姚明其实非常好,他时刻都在注意保护着姚明,去年还为此被罚了10万美元。就是他磨时间的打法虽说使比赛沉闷,对体力是个问题的姚明来说从某种意义上看并不是没有好处。

再有即便范甘迪下课,市场上还有什么更合适的替补教练人选吗?这就仿佛是一桩不太幸福的婚姻,大家已经一起过了许多年,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想要彻底分手,还有一方要支付高昂的离婚费,的确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姚明正在运动生涯的黄金时期,也和火箭队签定了长期合同,可姚明和火箭队想在几年内获得总冠军,光是德州的另两只球队就够他们受的。中国围棋用了10年时间才第一次真正的战胜了围棋世界的石佛,姚明和火箭队想要战胜有托尼-帕克和吉诺比利助阵的马刺石佛,时间也不会太短。

姚明想在职业生涯中获得至少一次NBA总冠军,就目前这种情形来说,笔者觉得近几年内都不大可能。同时笔者还觉得阿根廷队不能问鼎2006年德国世界杯,中国男篮也不可能在北京得到奥运会奖牌,中国足球100年内没有获得世界杯的可能。当然,笔者还真心希望自己的这些想法都是错的。

16日,以色列代总理奥尔默特正式当选为前进党临时主席,接替因中风昏迷不醒的沙龙管理党务。在这之前,他已经行使代总理职务半月之久。即使有可能领导未来的以色列政府,在主持内阁会议时,奥尔默特也没有坐到沙龙的位置上,而是让椅子在显著位置空着。奥尔默特说,他希望沙龙康复,并且会等他回到总理府。

几乎没有人相信在植物人边缘徘徊的沙龙在以后的时间还能回到政坛,但不管如何,奥尔默特充满温情的举动让以色列人感到温暖,他的支持率不断上升,而代总理和前进党临时主席的双重身份,也让他从一名默默无闻的政客变成风头浪尖上的人物。

1945年,奥尔默特出生于以色列宾亚米纳(特拉维夫和海法之间的一个城市)。他的家族和中国有着一段不解之缘。

上世纪初,很多犹太人从俄罗斯迁移中国并在哈尔滨定居,奥尔默特的祖父母与他们的四个儿女也在其中。奥尔默特的父亲莫德凯·奥尔默特不仅在哈尔滨长大,而且还毕业于哈市的一所技工大学。但是随着日本人对东北的渗透,犹太人的日子开始变得艰难。1932年,日本占领了哈尔滨,犹太人开始受到排挤和迫害。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再次迁移。奥尔默特的父母便前往中东定居,而他的祖父则选择留了下来。2004年奥尔默特访问中国时,特意前往哈尔滨给祖父扫墓。

在移居到宾亚米纳后,莫德凯夫妇还时常用中文回忆他们在中国生活的日子,潜移默化之下,奥尔默特便也能听懂一些中文了。“父亲经常向我们讲到他在哈尔滨的日子,他还总是引以自豪地说起他曾经在一所学校为他的中国学生讲中文的经历。直到在88岁高龄去世时,我知道他的心始终牵挂着中国,牵挂着他在中国的故乡———哈尔滨!”

奥尔默特的父亲莫德凯早年是“伊尔根”(英国殖民统治巴勒斯坦时在地下活动的犹太复国组织)战士,是忠实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以色列国成立后,他曾担任国会议员。父亲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奥尔默特,他在十几岁时便加入了右翼犹太复国运动-犹太工人联盟,并迅速成为该组织在宾亚米纳地区的青年指挥官,这也是他最为自豪的一段时间。

奥尔默特还记得在五旬节时,他率领他的青年军撕毁工党红色旗帜泄愤的情节。他们前往位于宾亚米纳北部村庄的商会大楼,趁人不注意把插在楼顶上的旗帜偷了下来撕成碎片。在他们看来,这是锡安工人党伪政权的象征,因为奥尔默特认为锡安工人党掌权时两次接受了领土划分,1923年英国人划出了外约旦,而1947年联合国又将巴勒斯坦划成了犹太人国和阿拉伯国。而在奥尔默特当时的办公室里,以色列国应该包括约旦河西岸和部分约旦土地。在他们开会时,他会带领同伴高唱“约旦河的两岸,这边是我们的,那边也是我们的。”

奥尔默特不是沙龙。奥尔默特并没有很深厚的军事背景,他虽然也曾经参军入伍,但更多的是做一些文职工作,先后当过文秘和国防部内刊的记者。在退役之后,奥尔默特开始有时间和心思去念大学,在希伯莱大学,他获得了法律、心理学和哲学的学位。

受到父亲的影响,奥尔默特对政治极为感兴趣。他28岁当选了国会议员,成为以色列历史上最年轻的议员,父亲的光环至少让他走了一条捷径。他被认为是太子党集团的一员,和他具有同样背景的还有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他的父亲是以色列著名学者,还有贝京总理的儿子贝尼·贝京。现任司法部长的利夫尼也是这一圈子的成员,她是“伊尔根”活动家、利库德集团元老埃唐·利夫尼的女儿。现在,这些人有些成为了奥尔默特同一条战壕的同志,有些成为了他的竞争对手。

奥尔默特曾经担任过耶路撒冷市九年的市长,那段时期也是他执行强硬路线的时期。他坚持将耶路撒冷当作“统一的”城市来管理,开放引起激烈争议的西墙隧道,支持在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居民区附近兴建犹太定居点,毫不留情地拆除阿拉伯人建造的违章建筑。许多巴勒斯坦人认为他是一个“充满敌意的人”。

虽然年轻时候的奥尔默特一直希望政府不要放弃任何土地,但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如奥尔默特的心愿,以色列对外约旦的领土主张成为不可能的事情。当意识到这一点后,奥尔默特迫使自己做了一些务实的改变,他开始主张以色列应该控制住1967年战争后夺得的阿拉伯国家领土。作为议员,他反对贝京政府将西奈半岛交还埃及换取和平的决定。但在后来,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贝京比他更有远见。“我投票反对贝京的决定,我告诉他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这会有多么多么危险。现在,我觉得很遗憾,他不能活着听见我承认他的英明和我的错误。他是正确的,而我错了。感谢上苍,我们从西奈半岛撤离了。“

奥尔默特被认为是沙龙的追随者,但实际上,在利库德集团内部,他是第一个提出单边撤离想法的人。这被认为是一项勇敢的举措,因为利库德集团并不喜欢听到这些。他和沙龙之间,到底是谁影响了谁连他自己也无法分清楚。2003年,他曾经和沙龙同场竞技。为了争夺利库德集团主席,他们两个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沙龙凭借着更为丰富的政治背景和更加强硬的立场赢得主席宝座。虽然奥尔默特落败了,但沙龙还是愿意把他招至自己的帐下,并让他担任工业贸易部长,二人由此结下深厚情感。

2003年奥尔默特接受以色列《哈雷兹》报采访时说,他确认巴勒斯坦可能会通过放弃武装斗争来反对占领的策略,转而采取人口优势压垮以色列,这被称为“一个人一张选票”策略。

“当然,这是一场干净的斗争(巴勒斯坦人口夺权政策),一场受欢迎的斗争,最终也会产生更大威力的斗争,但对我们而言,这将意味着犹太国的灭亡。”奥尔默特将单边撤离的过程看成是一场对时间的竞赛,因为根据人口统计结果和以后的趋势,这一地区的人口优势不可避免地要转向阿拉伯人。

如果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不能够很快的达成协议,实施单边撤离也能让以色列更加安全。

但即便奥尔默特如愿赢得今年三月举行的以色列大选,同巴勒斯坦的和平谈判也未必能够启动。他积极支持单边撤离,但这并不意味着同巴勒斯坦人迅速媾和。根据这一计划,巴勒斯坦人要么接受以色列的想法,要么就被抛弃,被彻底地脱离。根据这一计划,以色列希望在隔离墙的基础上设定国界,但这对巴民族权力机构而言是不可接受的。

奥尔默特在以色列公众心中没有太高的支持率,同样,他在国际社会也没有太大名气。几乎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把他当成一个“扎实的职业政客”,而不是一个杰出的领袖。但随着沙龙的逐渐离去,人们已经开始对这个时常扮演代总理角色的人有了兴趣。以色列电视台的节目开始拿奥尔默特寻开心:一位扮演奥尔默特的演员被问到,你是否觉得沙龙中风后的状况被许多人开玩笑。于是这位演员回答:“我觉得我很想用一根棍子去按压他的左侧身体,看看他是否对痛觉有所反应,是否会从昏迷中醒来。”在大选前夕,这种玩笑往往是人气的标志。奥尔默特也许真要上路了。本报记者范辉综合报道

有华为内部人士分析,无论是欧美一级市场的下一步大举开拓,还是即将要上马的中国3G,对投入资金的需求都将要远大于以前,彼时,“一定会有募集资金的愿望”。

1月15日,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则简短公告:其2005年全年销售收入达到45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左右。

“453亿人民币”的数字引来华为员工一阵错愕。不久前,华为常务副总裁费敏在华为内部会议上宣布,华为2005年实际销售额突破86亿美金。”也就是666亿元人民币,其中国内为279亿,海外翻了一番。”华为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86亿美金的业绩一公开,振奋人心。

华为官方对此向本报作出了简短解释:666亿元是华为2005年的合同销售额,453亿元则为实际销售额,“这是财务口径上的不同,但是无论哪一种口径,我们的业绩都是增加的。”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此前华为一向都是以“合同销售额”作为业绩公布的口径。此次为何“突然改变财务口径”?

“(突然改变了财务口径)意味着华为财务上正在趋向更为严谨和透明。”华为一位销售主管如是评价。

事实上,华为几年前即开始引入毕马威公司为其旗下多家公司进行财务审计,以保证财务的严谨与趋向透明。

这位华为主管表示,不仅如此,华为近两年组建和分拆的几个子公司也都经由毕马威进行审计,“财务管理是相当严格的”。

一位证券公司的电信分析师称,华为对外公开财务口径的变动使财务状况“水分更少了,与中兴通讯的可比性就更强了”。但他认为仅凭财务口径更改一项尚难把其与上市前奏划上等号。

按照2004年华为实现合同销售额462亿元计算,其2005年的合同销售额足足增长了200多亿元。

华为内部人士亦对记者感叹,公司目前的状态已经步入了加速时期,无论是公司管理架构、市场拓展、财务管理、业绩都已经步入正轨:一方面,华为从1998年开始重金引入IBM的IPD(集成产品开发)管理流程;另一方面,通过2005年欧洲突破,华为连续拿下英国电信、法国电信、沃达丰等世界一流运营商,打入电信市场的高端阵营。

此外,从2001年开始,华为在财务与资本方面对公司架构进行了重新梳理:一方面从2001年开始,将公司1997年以来实施的“全员持股”,逐步梳理为与公司净资产相匹配的“虚拟受限股”,以厘清华为迷雾一样的股权架构;另一方面,从2002年开始着手分拆,将数据、移动终端、芯片几大发展中业务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剥离出来,以保证“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业与核心资产的清晰。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位人士对记者分析,暂时难以确认改变财务口径与上市之间的必然性,但是,假设华为上市在即,“是有必要提前这样做”。据他透露,不少会计师事务所皆视2006为中国的IPO大年,德勤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在中国扩招了1500人,即为2006-2007年的业务增长做准备。不过,华为目前不在德勤客户名单中。

“华为不上市不能怪我们,我们在等中国政府(发3G牌)。”有华为人士调侃道,华为在万事俱备之后,在等候中国政府的3G发牌令。该人士认为,“中国3G发牌足以为华为上市营造最好的外部环境。”无论是欧美一级市场的下一步大举开拓,还是即将要上马的中国3G,对资金投入的需求都将要远大于以前,彼时,“一定会有募集资金的愿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eto.cc all rights reserved